本文作者:admin

白露为霜—乔兆军

白露为霜—乔兆军摘要: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白露是九月的头一个节气,匆匆间,日子在有序地不断行进。白露时节,天气渐渐转凉,寒生露凝,因色白而称“白露”。民间有“白露秋风夜,一夜凉一夜”的谚语。早晚的凉...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白露是九月的头一个节气,匆匆间,日子在有序地不断行进。白露时节,天气渐渐转凉,寒生露凝,因色白而称“白露”。民间有“白露秋风夜,一夜凉一夜”的谚语。早晚的凉风一吹,日子便一层一层凉快了起来。

我国古代将白露分为三候:一候鸿雁来,二候玄鸟归,三候群鸟养羞。鸿雁和燕子等候鸟要飞到南方避寒,剩下来的留鸟,像会过日子的妇人,提前储藏好食物以备过冬,在井然有序中演绎着四时更替。

站在唐诗宋词间,李白有“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在乡下,清晨,山岚沟谷,往往会升腾起一缕缕轻烟般的雾气,雾气经过一夜的集结,在草木间凝成一颗颗白亮亮的水珠,晶莹剔透,楚楚动人,像世间最动情的目光。

在林间行走,无边落叶萧萧下,不知不觉间,头发湿了,裤脚湿了,鸟儿的叫声也湿了。太阳升起来,白白的,发出淡淡的光,像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一样。

菊花傲然盛放,枫叶层林尽染。枣儿红了,柿子挂满枝头,苹果山楂都露出红扑扑的脸蛋……果树上的累累果实由内到外散发出醉人的果香,吸引着孩子们垂涎的目光。

田野里,那些稻谷,在阳光的抚摸下,黄澄澄的,有了金属的色泽;红红的高粱和金灿灿的玉米,枯黄的叶片,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还有老熟的冬瓜,表皮上结着一层薄白的茸毛,好像附着一层霜,用手摸上去,刺拉拉的……

阳光很亮,明晃晃的一大片,照得人心生暖意。即使没有阳光的日子,秋风也解风情,站在高处,衣袖被风鼓起,清风透体,清爽宜人。这样的秋天是让人喜欢的,正如林语堂所说:“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也未陷入凛烈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选择在一个有月光的夜晚回家,走过灯光喧嚣的城市,走进了故乡凉凉的月色里,故乡的月光在清新而又湿润的空气中流淌,照耀着朦胧的远山、弯弯的石桥、波光粼粼的流水,皎洁如初。月光下的乡村,很静,没有一丝杂音,连蝉儿也不叫了,不是不想表达了,而是明白了,时间走得真快啊,逝者如斯夫,转眼便是一生。

院墙上爬满了眉豆和丝瓜,屋梁上挂满了玉米和辣椒。秋天里的父亲显得更老了,满头荻花如雪,但他依然早出晚归,用肥沃的时光,哺育着他的庄稼。母亲经营着一日三餐,有时会停下手中的活儿,痴痴想她远在外面的儿女,想起了高兴事,脸上会有布满皱纹的笑,不惊艳,却散发着内在的光芒。

白露为霜,秋日静好。这个时节,勤劳的农人已经开始种菜了,白菜、萝卜、青菜,细小的菜籽儿撒进土里,一宿过后便会露出细小的芽儿。

我站在白露里,在平和静谧中,和所有的庄稼一起,聆听它们谈论着这些美好的事物。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