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笑气毒害青少年何时休

笑气毒害青少年何时休摘要: 今年3月15日,当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队队长彭杰推开南京某宾馆的房间大门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3名高中生晕乎乎地躺在床上,“他们脚边遍布散落的‘笑气小钢瓶’。”...

今年3月15日,当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禁毒大队队长彭杰推开南京某宾馆的房间大门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3名高中生晕乎乎地躺在床上,“他们脚边遍布散落的‘笑气小钢瓶’。”彭杰回忆,其中一名男生手拿奶油发泡器,正在“吞云吐雾”。

这3名高中生,两人17岁,另一人刚满15岁。随后,这3名未成年人被带到了派出所。

“这3人迷迷糊糊,有一丝兴奋,像是喝醉酒的状态。”彭杰说,经过询问,3人放学后,就带着4箱笑气,到宾馆里开了房间,希望“爽一爽”。

今年34岁的彭杰是名经验丰富的警察,自从2008年参加工作以来,参与办理过很多大案。

在彭杰看来,现实中,这样的“问题少年”还有很多。一箱笑气有240支,价格三五百元。这样的价钱相较于毒品便宜许多。

据警方调查发现,为3名高中生提供笑气的是出生于1998年的邓兵(化名)。邓兵很早就不在学校念书了,技校毕业后,他时常出入娱乐场所,负责陪客人唱唱歌、逗客人开心。一来二去,他发现许多人都在玩笑气。

好奇的他学着朋友的样子,把一颗颗“子弹”打入了奶油发泡器。绵密的气体进入口中,他很快感受到刺激、新鲜。回来,他发现自己上瘾了,原本吸食一箱笑气就可以获得快感,现在要吸食两三箱才能达到之前的效果。

上瘾后,邓兵逐渐入不敷出。心思活络的他就动起了歪脑筋。“我一边吸,一边卖,这样正好可以收支平衡!”于是,他和很多笑气贩子一样,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

由于从小成绩不好,性格叛逆,邓兵与父母的关系不好。对于邓兵的事情,父母也从不过问。

在网上贩卖笑气,让许强尝到甜头。据彭杰透露,过去一年,邓兵的微信账户就有着297万元的流水。许强也不止一次和朋友吹嘘,靠贩卖笑气,他在南京赚到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追捧这种“发财之道”的并不只有邓兵。在镇江警方这次查获的犯罪团伙中,还有两个正在学校读书的00后,他们把贩卖笑气当作课余兼职。

“在网上做做就行,这东西很赚钱。”同样的说法,也成为邓兵“忽悠”父母的说辞。让彭杰惊讶的是,在他们的劝说下,其父母甚至当起快递员,帮助孩子们运送笑气。

彭杰说,从小缺少父母管教、离开学校的“问题少年”,成为消费笑气的“主力军”。如今,这些青少年贩卖、吸食笑气,说明了他们对法律的漠视与无知,亟待引起重视。

他建议,相关部门应尽快完善法律法规,用更加严格的手段来打击贩卖笑气,政府、学校等相关部门应加大宣传力度,使更多人明白笑气的危害,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